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热点:
济南 山东 国内 国际

Gucci家族成员控告遭继父性侵 自称曾被母亲威胁

来源:  作者:济南圈-济南论坛|济南社区|济南交友网| 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9-11 04:27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9-11 原标题:Gucci家族成员控告遭继父性侵 自称曾被母亲威胁:保密,否则剥夺继承权 在过去五年里,新任掌舵者Alessandro Michele成功带领古驰Gucci重返“巅峰”。随着全新的组织架构……

  原标题:Gucci家族成员控告遭继父性侵 自称曾被母亲威胁:保密,否则剥夺继承权

  在过去五年里,新任掌舵者Alessandro Michele成功带领古驰Gucci重返“巅峰”。随着全新的组织架构实施并起效,这个百年奢侈品牌重焕生机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,特别是年轻消费者重新回到了Gucci的店铺。

  然而,一片光明的未来中,古驰家族堪称暗黑的过往却再次被翻出——那是一部涉及代际恩怨甚至谋杀的“暗黑家族史”。不仅如此,眼下一桩新的性侵官司又再次加持了这种“复杂混乱”。

  据《纽约时报》9日报道,全球奢侈品牌Gucci创始人的曾外孙女、现年35岁的亚历山德拉·扎里尼(Alexandra Zarini)在美国加州高等法院起诉三位家庭成员。

▲亚历山德拉·扎里尼。图据纽约时报▲亚历山德拉·扎里尼。图据纽约时报

  这份起诉书中,亚历山德拉指控其继父约瑟夫·鲁弗洛,从她6岁起便开始对她实施长达十几年的性虐待,直至她22岁。而她亲生母亲帕特里夏·古驰、外祖母布鲁娜·帕隆博多年来一直知情,但都成为鲁弗洛的同谋,威胁她要保持沉默。

  亚历山德拉称,如果能赢得官司,无论获得多少赔偿——尽管那将远远少于她保持沉默从而继承的家族财产——她将把它们用于自己正在创立的防止儿童性虐待基金。从小到大几乎从不碰触“Gucci”的她,准备把这支基金命名为“亚历山德拉·古驰儿童基金”,“这是我唯一一次使用Gucci这个名字做的好事。”

  [起诉]

  继父十几年的性侵步步升级

  母亲与外祖母曾警告她“保密”

  据米高梅电影公司的消息报道,Lady Gaga主演的新电影《Gucci》定档于2021年,该片改编自书籍《古驰家族:一个关于谋杀、疯狂、魅力和贪婪的耸人听闻的故事》,讲述发生在古驰创始人Guccio三儿子家的一桩真实谋杀案:儿媳买凶谋杀了自己的前夫、Gucci的第三代继承人。

  而这次被推到聚光灯下的是Guccio的长子一家。Guccio长子奥尔多·古驰是将古驰品牌发扬光大之人。本案被告之一的帕特里夏,就是奥尔多在婚姻期间同另一被告布鲁娜·帕隆博所生的私生女。虽是私生女,帕特里夏却颇受奥尔多宠爱,19岁就进了公司董事会,还成为品牌大使。

▲帕特里夏·古驰与其父亲奥尔多·古驰。图据纽约时报▲帕特里夏·古驰与其父亲奥尔多·古驰。图据纽约时报

  帕特里夏在第一次婚姻中生有两个女儿,离婚后带着孩子搬到加州同约瑟夫·鲁弗洛同居。两人后来结婚并生育了一个孩子。而这时,身为继父的鲁弗洛已经开始了对亚历山德拉的性侵。

  据法庭文件显示,亚历山德拉称,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有时晚上做了噩梦爬上母亲的床,鲁弗洛也会赤身裸体睡在那里。当她醒来时,却发现鲁弗洛对她做出一些猥亵动作。随着她日渐长大,鲁弗洛的行为也日益升级。

  亚历山德拉称,母亲允许继父录下自己在浴缸里赤身裸体的视频,还常常打她。而在母亲打她,甚至勒她脖子的时候,继父就会以保护者的角色前来“拯救”,却借机以各种方式触摸她。此外,继父鲁弗洛甚至还会“脱掉浴袍,完全赤身裸体地爬上自己的床”,对她实施性侵。

  亚历山德拉还称,自己十几岁的时候,鲁弗洛依然持续其性侵行为,甚至“鼓励”她“使用非法药物”。最终,亚历山德拉质问母亲,母亲却让她保持沉默。此前,其外祖母也曾主动问过她,鲁弗洛是否猥亵她,得到确认后,祖母告诉她“保密,不要告诉任何人”。

▲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帕特里夏·古驰和继父约瑟夫·鲁弗洛。图据纽约时报▲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帕特里夏·古驰和继父约瑟夫·鲁弗洛。图据纽约时报

  根据诉讼文件,三名被告“试图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一场可能会有损Gucci品牌,以及会让他们损失数百万美元的丑闻”。亚历山德拉表示,母亲帕特里夏在鲁弗洛的音乐公司有投资,同时也担心自己在2019年创立的一个高端箱包品牌公众形象及生意受此影响。

  2019年,亚历山德拉曾向洛杉矶比佛利山警局报案,指控鲁弗洛对她实施过性侵,以及他侵害其他孩子的可能性。比佛利山警局确认了这一报案的存在,但至今还未结案。

  [对质]

  继父称其精神状况不稳定

  母亲面对女儿的指控“非常悲痛”

  亚历山德拉透露,当告知母亲和外祖母自己将发起诉讼的时候,她们曾威胁称,会将她驱逐出家庭,剥夺她的继承权,也没人会再理她。亚历山德拉表示,如果胜诉,不管能拿到多少钱,那都会少于她保持沉默而能继承的家族财产。但除去律师费用后,她将把钱全部捐给她正在创立的防止儿童性虐待基金。

▲亚历山德拉。图据《时代》▲亚历山德拉。图据《时代》

  亚历山德拉表示,是“两件事情和一条加州法律的改变”让她决定此时提起诉讼——她在四年前成为了母亲;此外,她发现鲁弗洛在洛杉矶一个儿童医院做志愿者。而2019年,加州一起案件促成了性侵受害者起诉时效的修改,此外,2020到2023年间,性侵旧案可以重新得到受理。

  临床心理学家埃莱娜·迪沙尔姆指出,对于遭受性虐待的受害者来说,时隔多年之后再揭秘的情况“非常常见”,而成为父母是其中一个催化因素,“尤其是当自己孩子的年纪到了这个人当年开始被虐待的年纪”。

  毫无疑问,亚历山德拉的指控遭到了强力反击。

  其继父鲁弗洛的律师理查德·柯瑞恩回应称,客户还没有收到相关法庭文件,因此不清楚其中的所有指控,至于那些已经知道的指控,他的当事人均激烈地、彻底地否认了。

  “在鲁弗洛先生同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帕特里夏婚姻存续期间,他和妻子都很担心亚历山德拉的精神健康状况,而且也采取了行动来解决她的精神状况不稳定问题。显然,他们的努力失败了。”柯瑞恩律师代鲁弗洛发言称,而且,他还指出,“鲁弗洛做志愿者”这一消息,本就不实。

  而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帕特里夏·古驰在一份致《纽约时报》的声明中也表示,女儿对她和布鲁娜·帕隆博的指控是“完全失实的”,这让她感到非常悲痛。

▲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帕特里夏·古驰。图据纽约时报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帕特里夏·古驰。图据纽约时报

  对此,亚历山德拉称,她就早知道会遭到家人对她人格的攻击。她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曾提起公开这些事的可能性,当时,她母亲称之为“丑闻、家族耻辱”,还称一旦公开会“留下污点,这会玷污我们的声誉”,并威胁称,“而且你嗑药,所以没人会相信你”。但亚历山德拉说,她现在不在乎这些,“只是不希望再有人遭受同样的虐待,不管是我的孩子还是其他任何一个孩子。”

  不过至少,亚历山德拉的不幸遭遇似乎在母亲的反驳中侧面得到了证实。同样是在这份见报声明中,帕特里夏·古驰还写道,“鲁弗洛对亚历山德拉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。2007年9月,当亚历山德拉在伦敦的家庭医生办公室向我披露一切的时候,我感到极为悲痛。”她称,自己当即启动了同鲁弗洛的离婚程序,并通过咨询来治愈家庭创伤。

  亚历山德拉·扎里尼,扎里尼是夫姓,而婚前她使用的是父亲的姓氏。亚历山德拉称,她长大后从来不穿Gucci,也不用任何Gucci的东西。唯一拥有的Gucci单品,是母亲在她17岁生日时送她的一个小手袋。但她打算把筹备中的防止儿童性虐待非盈利机构命名为“亚历山德拉·古驰儿童基金”(Alexandra Gucci Children‘s Foundation)。

  亚历山德拉说,这是自己唯一一次“使用Gucci这个名字做的好事”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

最火资讯